• 黨建領航  惠民公交

    黨史小課堂(七):湘江戰役

    創建時間:2022-08-16

    長征中渡過的第一次嚴峻危機

          由于“左”傾錯誤領導,中央根據地未能打破國民黨軍隊的第五次“圍剿”。1934年10月,中共中央、中革軍委率中央紅軍主力開始長征。

          國民黨軍隊以湘江天險構筑了第四道封鎖線。中央紅軍進入廣西后形勢愈發危急。1934年11月27日,紅一軍團占領了從屏山渡至界首的湘江所有渡河點,但由于湘軍先期到達,失去了占領全州縣城的有利時機,紅二師退到桂(林)黃(沙河)公路之腳山鋪一帶構筑陣地,準備阻擊湘軍。28日,紅三軍團第五師趕到新圩阻擊桂軍。29日,紅三軍團第十團在界首南光華鋪打響了阻擊戰。這三處阻擊陣地地勢較為平緩,裝備明顯處于劣勢的紅軍與敵人進行并不擅長的陣地戰,預示了這場血戰的慘烈。

         形勢越來越緊張,紅一、紅三軍團占領湘江渡口后,中央軍委縱隊前距湘江最近渡河點是55公里,卻走了兩天。為保衛中央軍委縱隊順利過江,擔任兩翼和后衛的各軍團不得不與敵人展開殊死決戰,盡可能為中央軍委縱隊渡江贏得時間。

         戰況異常慘烈,在新圩阻擊戰中,部隊浴血奮戰三晝夜,傷亡2000多人,紅五師參謀長胡震、紅十四團團長黃冕昌以及副團長、參謀長、政治處主任全部犧牲,紅十五團團長、政委和紅十四團政委均負重傷,營以下干部大部分犧牲。在光華鋪,紅十團團長沈述清中彈犧牲。彭德懷隨即任命杜中美接任團長。當天,杜中美又壯烈捐軀。在腳山鋪,紅五團政委易蕩平身負重傷,敵人圍攻上來時他為避免被俘,讓警衛員對自己開槍。警衛員不忍,他奪過槍開槍自盡。廣大紅軍戰士視死如歸、向死而生、一往無前,靠著堅強的理想信念為中央軍委縱隊贏得了寶貴的過江時間。

         尚未過江、擔任全軍后衛的紅三十四師和紅三軍團十八團,被敵軍分割包圍,戰至彈盡糧絕,大部分壯烈犧牲。紅三十四師師長陳樹湘傷重被俘后,在敵人抬他領賞的路上,從腹部傷口處絞斷了自己的腸子,獻出年僅29歲的生命。

         經此一役,中央紅軍付出了慘重代價,從長征出發時的8.6萬余人銳減至3萬余人。在廣大指戰員和紅軍戰士的浴血奮戰下,黨中央和中央紅軍的主力渡過了湘江,保存了革命的火種。

    遵義會議偉大轉折的前奏

       湘江戰役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黨內對“左”傾錯誤領導的懷疑和不滿公開化,爭論也開始了。進入越城嶺山區,部隊暫時擺脫了敵人的追擊。在前進過程中,黨內對行軍路線的爭論日益激烈。

         12月11日,紅軍占領湖南通道縣城。第二天舉行了緊急會議,會議否定了李德、博古關于繼續向紅二、紅六軍團所在地區推進的意見。毛澤東建議向貴州進軍。這個建議本來就是毛澤東同張聞天、王稼祥討論的結果,周恩來也支持向貴州進軍。18日,在黎平由周恩來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。會上,毛澤東、張聞天等同李德、博古等進行了激烈的爭論。會議作出《中央政治局關于戰略方針之決定》,否定了李德、博古向湘西進軍的計劃,決定在川黔邊區地區,在最初應以遵義為中心之地區,建立新的根據地。

          20日,中央軍委縱隊到達黃平。耿飚回憶有個“橘林談話”。在一個橘林里,張聞天和王稼祥頭靠頭躺著,討論當前的情形。王問張,紅軍最后的目標,定在什么地方。張說,沒有一個確定的目標。又說,這仗這樣打看起來不行,還是要毛澤東同志出來,毛澤東同志打仗有辦法,比我們有辦法。王稼祥當天晚上就將張的想法打電話告訴彭德懷,然后又告訴毛澤東。這消息在劉伯承等幾位將領中一傳,大家都贊成開個會,讓毛澤東出來指揮。1935年1月1日在猴場會議上,中央政治局再次批評了博古、李德不過烏江的錯誤主張,決定強渡烏江,并發布了《關于渡江后新的行動方針的決定》。

         湘江戰役后這一個多月來的激烈爭論,使廣大指戰員逐步看清了以博古、李德為代表的錯誤軍事路線對紅軍造成的巨大損失,加上期間召開的一系列會議,為遵義會議的勝利召開作了思想上、組織上的準備。

         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在貴州遵義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,集中解決了當時具有決定意義的軍事和組織問題,增選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,取消長征前成立的“三人團”,事實上確立了毛澤東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,逐步形成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,開啟了黨獨立自主解決中國實際問題的新階段,在最危急關頭挽救了黨、挽救了紅軍、挽救了中國革命。湘江戰役后引發的激烈爭論,成為遵義會議偉大轉折的前奏。

    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免费搜索